首页 > 健康快讯 > 正文
小时候吃过最甜的糖,曾经救过你的命
2021-11-26 08:29:50
来源:文章来源于网络
  后,90 之后你可能不知道,自己曾经有幸逃脱一场大病。
  而且这一切都归功于小时候吃的一颗糖。
  「这是拯救亿万孩子的功德。」
  最甜的糖,狙击一场盯上中国孩子的怪病,这一切是怎么进行的?
  2000年,江苏南通被称为「上海后花园」河滨小镇。全市 1680 人突然瘫痪,466 大多数人死于儿童。
  起初,病人似乎只是普通的感冒,几天后就出现了高烧,头痛,瘫痪,连坐都坐不起来,严重的孩子更会因此陷入生命危险。怪病很快也出现在青岛、上海、南宁,就像一只看不见的手,紧紧地扼住了孩子的喉咙。
  这是脊髓灰质炎,俗称小儿麻痹症。
  在没有找到有效的治愈方法的情况下,疫苗已经成为攻击传染病的关键,早一天的研发可以挽救成千上万孩子的未来。当时 32 岁的病毒学家顾方舟临危受命,带领团队开始疫苗研发。
  图片来源:央视纪录片
  两难选择摆在顾方舟面前,用「死疫苗」还是「活疫苗」?
  如果选择前者,一切会简单得多。美国已经开发了死疫苗,保证了安全。但是也有两个致命的问题。首先是效果存疑。尽管美国研发出来的死疫苗有能降低发病率,但在控制脊髓灰质炎流行上依然不算非常有效。其次,价格昂贵,在当时的中国,还远未建立起像现在这样完整的疫苗注射机制。死疫苗需要三次注射,每次成本几十元,经济账和人力账都很难。
  经过充分讨论,顾方舟仍然选择了困难的方式——使用活疫苗。效果更好,成本更低,但……需要投入大量精力自己开发,确保安全。
  图片来源:央视纪录片
  年 6 卫生部发布了《儿童麻痹活毒疫苗大规模试用计划(草案)》,在国家层面确认了活毒疫苗路线。团队中的每个人都在争分夺秒地进行研究,以便尽快制造安全的活疫苗,驱散脊髓灰质炎的阴影。
  因为可供实验的猿猴在云南的大山里,顾方舟和他的团队不得不举家去昆明。根据顾方舟的回忆:「那时候我们没有房子,没有地方住。太难了,但是当时大家都勒紧了裤带,咬紧了牙关。」一群意志坚定的研究者,一座荒凉的大山,一种急需克服的病毒,决心一辈子只做一件事。在昆明远郊的山洞里,消除脊髓灰质炎的战斗开始了。
  顾方舟对疫苗安全性的检验分为动物实验和三个阶段。动物实验进行得很顺利,但在临床试验中,顾方舟和团队遇到了困难,他们需要找到人「以身试药」喝下安全未知的第一口。
  顾方舟选择自己做实验,随后同事们也纷纷加入,基本确认了第一次实验中成人安全的检验。但是脊髓灰质炎疫苗主要是针对儿童的,真的要推广,他们必须先用小规模的儿童进行测试,证明这种疫苗对儿童也是安全的。
  但是谁愿意让孩子冒这样的风险呢?
  顾方舟抱来了他刚满月的孩子。「我不让我的孩子试试,让别人的孩子试试,这是不义的」。后来实验室的同事也让孩子加入进来。
  图片来源:央视纪录片
  临床试验成功。1960 年底,首批 500 万人份疫苗在全国 11 个城市推广开来。此时的疫苗仍然是液体,北京、天津、上海、青岛……每个投放疫苗的城市发病率都开始下降,捷报频传。疫苗的有效保护率已经达到 93%。
  对于顾方舟来说,这一切远不意味着胜利。
  液体疫苗的使用需要冷链运输、低温保存等条件,但当时的物流运输远不如现在发达。即使疫苗已经成功,保证中国每个孩子都受到保护仍然是一项不可能的任务。
  孩子不能少。这是顾方舟的信念,他一生只做一件事,再次驱使他继续想办法,做实验。
  这次,顾方舟和他的团队开发了糖丸。
  图片来源:央视纪录片
  可以在室温下保存 7 天——从城市到农村,每个地方的孩子都可以得到不同的保护;像糖一样甜——保证孩子吃了不会有痛苦,不需要大规模培训卫生人员;规格方便,生产简单——能快速投产,拉高疫苗量。
  低成本、方便、易于推广……这几乎是最适合当时中国国情的方案,也是最能惠及所有中国孩子的方式。
\
上一篇:轮状病毒感染高发期,警惕困扰宝宝的“秋季腹泻”
下一篇:最后一页